想出个关于军训的黑板报找些手工画或者相关的图片板报主要 - 数学课手抄报图片

时间:2019-02-11分类:数学

想出个关于军训的黑板报找些手工画或者相关的图片板报主要

我去年升初一,一直都是宣传委,也算是有经验了,^_^

我想你可以:1.你必须用一个重点(比如说我想以新学期为重点,教师节,军训为辅)

2.排版,我不能都说什么,但你一定要在出前安排好,这很重要。

3.你不要认为出板报很难,一定要大胆画,多尝试。

4.有经验就好了。

小学六年级数学上册手抄报资料

《八岁的高斯发现了数学定理》 他八岁时进入乡村小学读书。教数学的老师是一个从城里来的人,觉得在一个穷乡僻壤教几个小猢狲读书,真是大材小用。而他又有些偏见:穷人的孩子天生都是笨蛋,教这些蠢笨的孩子念书不必认真,如果有机会还应该处罚他们,使自己在这枯燥的生活里添一些乐趣。 这一天正是数学教师情绪低落的一天。同学们看到老师那抑郁的脸孔,心里畏缩起来,知道老师又会在今天捉这些学生处罚了。 “你们今天替我算从1加2加3一直到100的和。谁算不出来就罚他不能回家吃午饭。”老师讲了这句话后就一言不发的拿起一本小说坐在椅子上看去了。 教室里的小朋友们拿起石板开始计算:“1加2等于3,3加3等于6,6加4等于10……”一些小朋友加到一个数后就擦掉石板上的结果,再加下去,数越来越大,很不好算。有些孩子的小脸孔涨红了,有些手心、额上渗出了汗来。 还不到半个小时,小高斯拿起了他的石板走上前去。“老师,答案是不是这样?” 老师头也不抬,挥着那肥厚的手,说:“去,回去再算!错了。”他想不可能这么快就会有答案了。 可是高斯却站着不动,把石板伸向老师面前:“老师!我想这个答案是对的。” 数学老师本来想怒吼起来,可是一看石板上整整齐齐写了这样的数:5050,他惊奇起来,因为他自己曾经算过,得到的数也是5050,这个8岁的小鬼怎么这样快就得到了这个数值呢? 高斯解释他发现的一个方法,这个方法就是古时希腊人和中国人用来计算级数1+2+3+…+n的方法。高斯的发现使老师觉得羞愧,觉得自己以前目空一切和轻视穷人家的孩子的观点是不对的。他以后也认真教起书来,并且还常从城里买些数学书自己进修并借给高斯看。在他的鼓励下,高斯以后便在数学上作了一些重要的研究了。

《欧拉智改羊圈》

欧拉是数学史上著名的数学家,他在数论、几何学、天文数学、微积分等好几个数学的分支领域中都取得了出色的成就。不过,这个大数学家在孩提时代却一点也不讨老师的喜欢,他是一个被学校除了名的小学生。 事情是因为星星而引起的。 当时,小欧拉在一个教会学校里读书。有一次,他向老师提问,天上有多少颗星星。老师是个神学的信徒,他不知道天上究竟有多少颗星,圣经上也没有回答过。其实,天上的星星数不清,是无限的。我们的肉眼可见的星星也有几千颗。这个老师不懂装懂,回答欧拉说:"天有有多少颗星星,这无关紧要,只要知道天上的星星是上帝镶嵌上去的就够了。" 欧拉感到很奇怪:"天那么大,那么高,地上没有扶梯,上帝是怎么把星星一颗一颗镶嵌到一在幕上的呢?上帝亲自把它们一颗一颗地放在天幕,他为什么忘记了星星的数目呢?上帝会不会太粗心了呢? 他向老师提出了心中的疑问,老师又一次被问住了,涨红了脸,不知如何回答才好。老师的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怒气,这不仅是因为一个才上学的孩子向老师问出了这样的问题,使老师下不了台,更主要的是,老师把上帝看得高于一切。小欧拉居然责怪上帝为什么没有记住星星的数目,言外之意是对万能的上帝提出了怀疑。在老师的心目中,这可是个严重的问题。 在欧拉的年代,对上帝是绝对不能怀疑的,人们只能做思想的奴隶,绝对不允许自由思考。小欧拉没有与教会、与上帝"保持一致",老师就让他离开学校回家。但是,在小欧拉心中,上帝神圣的光环消失了。他想,上帝是个窝囊废,他怎么连天上的星星也记不住?他又想,上帝是个独裁者,连提出问题都成了罪。他又想,上帝也许是个别人编造出来的家伙,根本就不存在。 回家后无事,他就帮助爸爸放羊,成了一个牧童。他一面放羊,一面读书。他读的书中,有不少数学书。 爸爸的羊群渐渐增多了,达到了100只。原来的羊圈有点小了,爸爸决定建造一个新的羊圈。他用尺量出了一块长方形的土地,长40米,宽15米,他一算,面积正好是600平方米,平均每一头羊占地6平方米。正打算动工的时候,他发现他的材料只够围100米的篱笆,不够用。若要围成长40米,宽15米的羊圈,其周长将是110米(15+15+40+40=110)父亲感到很为难,若要按原计划建造,就要再添10米长的材料;要是缩小面积,每头羊的面积就会小于6平方米。 小欧拉却向父亲说,不用缩小羊圈,也不用担心每头羊的领地会小于原来的计划。他有办法。父亲不相信小欧拉会有办法,听了没有理他。小欧拉急了,大声说,只有稍稍移动一下羊圈的桩子就行了。 父亲听了直摇头,心想:"世界上哪有这样便宜的事情?"但是,小欧拉却坚持说,他一定能两全齐美。父亲终于同意让儿子试试看。 小欧拉见父亲同意了,站起身来,跑到准备动工的羊圈旁。他以一个木桩为中心,将原来的40米边长截短,缩短到25米。父亲着急了,说:"那怎么成呢?那怎么成呢?这个羊圈太小了,太小了。"小欧拉也不回答,跑到另一条边上,将原来15米的边长延长,又增加了10米,变成了25米。经这样一改,原来计划中的羊圈变成了一个25米边长的正方形。然后,小欧拉很自信地对爸爸说:"现在,篱笆也够了,面积也够了。" 父亲照着小欧拉设计的羊圈扎上了篱笆,100米长的篱笆真的够了,不多不少,全部用光。面积也足够了,而且还稍稍大了一些。父亲心里感到非常高兴。孩子比自己聪明,真会动脑筋,将来一定大有出息。 父亲感到,让这么聪明的孩子放羊实在是及可惜了。后来,他想办法让小欧拉认识了一个大数学家伯努利。通过这位数学家的推荐,1720年,小欧拉成了巴塞尔大学的大学生。这一年,小欧拉13岁,是这所大学最年轻的大学生。

《数学家高斯的故事》

高斯(Gauss 1777~1855)生于Brunswick,位于现在德国中北部。他的祖父是农民,父亲是泥水匠,母亲是一个石匠的女儿,有一个很聪明的弟弟,高斯这位舅舅,对小高斯很照顾,偶而会给他一些指导,而父亲可以说是一名「大老粗」,认为只有力气能挣钱,学问这种劳什子对穷人是没有用的。

高斯很早就展现过人才华,三岁时就能指出父亲帐册上的错误。七岁时进了小学,在破旧的教室里上课,老师对学生并不好,常认为自己在穷乡僻壤教书是怀才不遇。高斯十岁时,老师考了那道著名的「从一加到一百」,终于发现了高斯的才华,他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教高斯,就从汉堡买了一本较深的数学书给高斯读。同时,高斯和大他差不多十岁的助教Bartels变得很熟,而Bartels的能力也比老师高得多,后来成为大学教授,他教了高斯更多更深的数学。

老师和助教去拜访高斯的父亲,要他让高斯接受更高的教育,但高斯的父亲认为儿子应该像他一样,作个泥水匠,而且也没有钱让高斯继续读书,最后的结论是--去找有钱有势的人当高斯的赞助人,虽然他们不知道要到哪里找。经过这次的访问,高斯免除了每天晚上织布的工作,每天和Bartels讨论数学,但不久之后,Bartels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高斯了。

1788年高斯不顾父亲的反对进了高等学校。数学老师看了高斯的作业后就要他不必再上数学课,而他的拉丁文不久也凌驾全班之上。

难忘的小学生活手抄报

日历翻过了一页又一页,引起了我的思绪万千。时光飞逝,转眼间,六年的小学生活过去了,我和同学们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,那段真挚的感情,让我好怀念,好难忘。

难忘,老师慈祥的脸庞;难忘,老师严肃的话语;难忘,老师深刻的教诲;还记得,刚上学的时候,是老师那温暖的大手握着我的小手,把我领进了知识的殿堂,用一把熔铸着希望的钥匙开启了我心中的大门。让我懂得“满招损,谦受益”的道理。有一次测验,梁老师(数学老师)发下了卷子,说:“这是一次小测验,题很简单,希望大家认真做,做完了好好检查。”卷子发下来了,我阅了一遍卷,题很简单。我心中暗喜,前两次考试的题比这难我都得了满分,这算什么!于是我拿出演算纸答了起来……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,不到20分钟,我便答完了。我看了看梁老师没注意我这里,便有拿出一张白纸画起了画……漫长的两节课终于过去了,我自信满满的交了卷,便和同学对起了答案,天啊,怎么都不一样?“算了,算了,爱谁错谁错,不管了!”说完就出去玩了。因为我学习不错,所以梁老师习惯先判我的卷子,过了一会儿,梁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,拿出我的卷子给我看,顿时,犹如晴天霹雳,我一下子愣在了那里,这……这、这……怎么可能?71分,连优秀都没上!我赶紧把卷子又看了一遍,人家题是加法,到底下就让我写成了减法;原题写的是7.2,我就抄成了72;还有几道简单的口算题竟然没写……天啊,这就是我自大的杰作啊!半晌,梁老师缓缓开口:“这就是你的水平吗?你也太让我失望了,这题虽然简单但也要认真,干吗那么骄傲?骄傲有用吗?”是啊,我干什么那么骄傲?望着梁老师质问的眼光,我低下了头。

难忘,同学们幽默的表情;难忘,同学们幽默风趣的话语;难忘,同学们关切的问候。还记得,伤心时,是同桌那温馨的话让我得到安慰,是同学那风趣的语言逗我开心,看到他顽皮的鬼脸,我笑了,他也笑了。前些日子,我奶奶死了,悲痛犹如魔鬼向我袭来,我成天闷闷不乐,心里的苦又不知与谁去说,只好成天用上网来消磨时间。王双兴见我这样,成天逗我,但真正的笑容也未在我脸上绽放,班上几个开心果似的男生,大家平时关系都不怎么好,但在我不高兴时,他们幽默的话语令我笑了,我又成了那无忧无虑的小鸟。

而今,六年了,我们即将迈向人生的新起点,迎接一个崭新的旅程。大家一起玩耍,一起读书,一起跳大摇绳,一起呐喊助威,还都历历在目。

期末考试结束后,大家便要各奔东西,只有这难忘的小学生活化成童年的记忆向理想继续腾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