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对汽车模型的认识作文 - 我认识了汽车作文

时间:2019-03-13分类:作文

我对汽车模型的认识作文

我的汽车模型

我的家里面,我最喜欢的东西是去年给我带回来的一个汽车模型,我对这个汽车模型真是爱不释手,只要有一丁点儿时间我就拿出来观赏。

这辆车做的非常精致。好吧,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汽车模型的特点吧!

好的!第一点:光洁如镜的原色汽车红色烤漆;第二点:精致美观的车头金属LOGO;第三点:有双层灯片玻璃的仿真前车灯,晶莹剔透,靓丽动人;第四点:有反光灯的车头雾灯:第五点:有金属质感的铝合金车轮轮芯和金属刹车片,雕刻精细;第六点:掀背式车门两侧装有两条不锈钢可伸缩金属助力杆,小巧可爱、惟妙惟肖:第七点:油箱盖可以打开、关闭:第八点:驾驶台右侧杂物箱可以打开;第九点:前排座椅可以前后移动,座椅背可以放到。第十点:天窗盖可以开启、关闭:第十一点:后排座椅中间扶手可以放下:第十二点;尾部行李箱盖板可以翻动,可见备用轮胎。

心静,思远,志在千里。

我对汽车钣金的认识作文500字

舞台下,我平淡似水,静观山河动摇,星辰色变,任他举止尽收心底,任他衣袂舞动眼前,却始终沉默不语。

但是,我却清楚见得华丽的衣饰下,他的表情复杂多样,仿佛包裹着僵硬的外壳,分不清是欣喜,还是忧伤。

欣喜?忧伤?不知因何而起,我也不愿追问。仅仅是一场戏而已。

戏里,他是主角,配角是所有其他的人,而观众,就只有我。

这戏的名字,叫做历史。

金殿玉阶,珠翠琳琅。开场,他在那遥远的封建时代,扮演着主宰苍生的帝王。三呼万岁,四海归一,都是他的专有。俯视天下,他英姿飒爽,豪情万丈。

然而千古一帝的神话,是他的艺术,亦是他亲手挖掘的坟墓。笙歌艳舞,海内升平,一片繁荣的景象下,却处处暗藏杀机。他见得国泰民安,见得五谷丰庶,却见不得半点黑暗,见不得一丝裂缝。完美的套子禁锢住了他再创霸业的雄心,他却从未想过挣脱。终于,坚如磐石的基业土崩瓦解,他却无力挽回注定的败局。

幕落,戏终,留给我的只有他走向倾颓的背影。

他叹,他悲,他怨上天不公!可他偏偏忘记,习惯了装在成功的套子里,甚至是用虚伪的完美自欺欺人,不思进取,才是最致命的一击。

也许他至死都不会明白,欲改变世界,必先改变自己。

还记得断肠天涯的漫漫长路上,他的无奈,他的幽怨,零落成丝丝缠绵的秋雨,扬撒成片片哀婉的冬雪,将那平淡无奇的台词,传颂成千秋不朽的诗篇。

他向往盛世,向往最本真,最纯净的心灵。因而对世间随处可见的丑恶,他嗤之以鼻,深恶痛绝。口诛之,笔伐之,他用最真实的举动表演出他的高洁之志。然而终究是清浊混淆,世事纷扰,世人怎肯受他声色俱厉的鞭挞,他自是孤立无援,备受排斥。

于是他忧愤地选择以死明志,希望用血肉之躯为俗人敲响警钟,幻想牺牲自己换取苍生的安宁,笃信文人不死。但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个愤世嫉俗者,却未曾增加多少仁人志士。

固执的他永远装在至善至美的套子里,或许从未想过放眼现实,去发现生活中真正的美,因而成了理想的囚徒,无处可逃便只有一死。

我对汽车钣金的认识作文500字

舞台下,我平淡似水,静观山河动摇,星辰色变,任他举止尽收心底,任他衣袂舞动眼前,却始终沉默不语。

但是,我却清楚见得华丽的衣饰下,他的表情复杂多样,仿佛包裹着僵硬的外壳,分不清是欣喜,还是忧伤。

欣喜?忧伤?不知因何而起,我也不愿追问。仅仅是一场戏而已。

戏里,他是主角,配角是所有其他的人,而观众,就只有我。

这戏的名字,叫做历史。

金殿玉阶,珠翠琳琅。开场,他在那遥远的封建时代,扮演着主宰苍生的帝王。三呼万岁,四海归一,都是他的专有。俯视天下,他英姿飒爽,豪情万丈。

然而千古一帝的神话,是他的艺术,亦是他亲手挖掘的坟墓。笙歌艳舞,海内升平,一片繁荣的景象下,却处处暗藏杀机。他见得国泰民安,见得五谷丰庶,却见不得半点黑暗,见不得一丝裂缝。完美的套子禁锢住了他再创霸业的雄心,他却从未想过挣脱。终于,坚如磐石的基业土崩瓦解,他却无力挽回注定的败局。

幕落,戏终,留给我的只有他走向倾颓的背影。

他叹,他悲,他怨上天不公!可他偏偏忘记,习惯了装在成功的套子里,甚至是用虚伪的完美自欺欺人,不思进取,才是最致命的一击。

也许他至死都不会明白,欲改变世界,必先改变自己。

还记得断肠天涯的漫漫长路上,他的无奈,他的幽怨,零落成丝丝缠绵的秋雨,扬撒成片片哀婉的冬雪,将那平淡无奇的台词,传颂成千秋不朽的诗篇。

他向往盛世,向往最本真,最纯净的心灵。因而对世间随处可见的丑恶,他嗤之以鼻,深恶痛绝。口诛之,笔伐之,他用最真实的举动表演出他的高洁之志。然而终究是清浊混淆,世事纷扰,世人怎肯受他声色俱厉的鞭挞,他自是孤立无援,备受排斥。

于是他忧愤地选择以死明志,希望用血肉之躯为俗人敲响警钟,幻想牺牲自己换取苍生的安宁,笃信文人不死。但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个愤世嫉俗者,却未曾增加多少仁人志士。

固执的他永远装在至善至美的套子里,或许从未想过放眼现实,去发现生活中真正的美,因而成了理想的囚徒,无处可逃便只有一死。